????很有可能就是那碧磷阴火弹,她却偏要试上一试,她就不信这东西就不能靠武功去破解。

????如今她的剑道已修至“剑心通明”,已达“意动功随”之武学境界,动念间体内真气已聚于指尖,葱葱玉指冲着三点碧光微微点出,立时化作三道剑气激射而出,把那三点碧光击散。

????心中方喜,却发现被击散的碧光化作千百点更小的碧光四散开去,还有一些冲着自己射来,这时才感心惊,她自己倒不怕,怕的是这碧火一定会把鲁胜这住所化为灰烬,不但这里有鲁胜多年的机关术心血,甚至鲁胜也十分的危险。

????于是,她想也不想就用上了“吸”字诀,千百点碧光如巨鲸吸水般被吸附过来,那些本朝着她射来的碧光已然先到,刚沾上衣服就化成碧火燃烧起来。

????直到此时,司徒雪心中才真正感到恐慌,出于武者本能,体内真气自动运转,由“吸”而化作护身罡气罩住周身,后面的碧光去势未尽,有的直接撞上护身罡气燃烧起来,有的则落在地上兀自燃烧。

????。

????这些说来费事,可却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已发生,所以当鲁胜沏茶进来时,所见到的景象是,在璀璨瑰丽的熊熊碧火中,一具皎洁若天上明月的赤裸女体傲立其间,那女子美丽圣洁如九天仙子,却偏又一丝不挂地裸裎在自己面前,纤毫毕现、令人喷血,再一细看,这美丽的赤裸仙子却不正是那司徒雪吗。

????鲁胜在刹那间只觉得血气上涌,头脑发麻,全身立即僵直难动分毫,宛如被下了定身咒一般。

????此时的司徒雪才真正吃到了苦头,一开始就用真气护住全身到还觉不出来,以为这碧磷阴火也不过如此,可这念头刚起,身外热度瞬间就提高了千百倍,虽有真气护身,却仍感如置身洪炉之中,于是又加了三成功力,才稍好些,那阴火却似有灵性,身外热度竟也随之增长,心中这才大骇,再增加三成功力,直达到九成功力时才稍稍稳定下来,身外热度虽很高,但暂时还能抵挡的住,而她却不敢继续增加功力了,这九成功力已接近极限,再增加功力虽然更好些,但损耗也巨,只怕更难以支持长久。

????司徒雪这时才发现鲁胜正站在门口,呆若木鸡地站着,而眼睛则直勾勾的望向她,再看地上,托盘和茶杯皆摔在地上,心中不由感到奇怪,心想鲁胜为什么见我危险而不来相救,反而站在那里痴呆般望着自己,连茶杯摔了也不自知呢?司徒雪直到此刻还不自知,她是护住了身体,可她那一身衣服却早已被碧火烧成了灰烬,如今的她正是在鲁胜眼里变成了个赤裸仙子。

????当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如今的形态时,不由羞急万分,护身真气差点就此崩溃,急忙想稳住心神,却心乱如麻,一时哪里还能稳定下来,只觉得体内真气逐渐紊乱,冲突于各经脉之间,经脉涨痛不已,这是她修炼剑道以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这才醒起正是走火入魔之征兆,不由吓得亡魂皆冒,心中暗悲难道自己就要命丧于此吗,可就在此时脑海中一道灵光闪现,虽觉极为危险,但为今之计也只有冒险一试了。

????鲁胜是被司徒雪一声娇叱震醒的,刚清醒过来就见围绕着司徒雪周身的碧火,先是向四周一扩,再猛地向内一收,最后竟隐入司徒雪体内,司徒雪原本如白玉般的娇躯也在瞬间变得赤红,而司徒雪神情显得十分的痛苦,伸出手臂向着鲁胜方向划了划,却突然口吐鲜血,身形摇摇欲坠,鲁胜见了大急,立刻跑向前来,就在他扶住司徒雪娇躯的同时,司徒雪也终于昏了过去。

????鲁胜只觉得如抱赤炭,怀中佳人身热似火,低头望去,只见司徒雪花容惨淡,嘴角鲜血依然,显然是受了极严重的伤害。

????鲁胜此时急中生智,抱起司徒雪就冲了出去,直跑出百五十米远,已到了一水潭边,鲁胜毫不犹豫,抱着司徒雪就跳入潭中,乍入水潭,鲁胜就不由打了个寒战,此时正值初冬,潭中之水彻凉无比,武功薄弱的鲁胜当然受不了。

????可不一会,鲁胜就觉得身体不但不感到冷,而且还越来越热,原来正是怀中佳人身体上传来的热力。

????他发现此时的司徒雪周身已不象先前般赤红,也逐渐恢复成原来的肤色,身体也不似先前般炽热了。

????心中方自稍定,而另一种蚀骨销魂的感觉涌上心头,此时才意识到他心目中最美丽、从不敢有丝毫亵渎的仙子,此时正全身赤裸被自己抱在怀中,虽在水中,可佳人那如神物般美丽圣洁的赤裸胴体却纤毫毕现,虽知是自己最疼惜、最敬慕、从不敢有任何奢望的仙子,但此情此景,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有生以来最大的刺激。

????望着怀中佳人如白玉般精雕细凿、完美无暇的赤裸娇躯,胸前那对傲然耸立的嫩白乳房上两只鲜红欲滴的樱桃正镶嵌其上,以及那玉白修长、毫无瑕疵的一双美腿间,一丛只有诗人才能形容出美丽的阴影在水中若隐若现,而手中更能感受到佳人那凝脂般光滑细腻、弹性十足的鲜嫩肌肤……这一切的一切,都给了鲁胜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力,他只觉得体内一股火焰在燃烧,烧得他面红耳赤,烧得他喘不过气来,更烧得他失去了理智……他伸出一只手颤抖着向怀中佳人身上最魅惑他的一对乳房握去,在即将碰触到时,他的一双手却停步不前起来,并愈加剧烈的颤抖着,此时他的心在良知和欲火间挣扎着,犹豫良久,最终他还是脸通红着、憋足了劲用那只颤抖的手抓住了他心中的向往。

????从握住司徒雪乳房的那一刻起,鲁胜就完全失去理智变成了野兽,心理防线一旦被突破,那如潮水般的原始兽性就彻底淹没了他的良知,他似早已忘记怀中佳人先前受到的严重伤害,此时的他完全象一只饥饿的野兽在撕咬着怀中的猎物。

????野兽最锋利的就是他一张利齿和一双利爪,此时的鲁胜就用他的“利齿”在司徒雪的脸上、颈上、胸前以及那对鲜嫩的乳房上肆意蹂躏,而他的一双“利爪”则在司徒雪的赤裸娇躯上无处不到的肆意玩弄着,逐渐地,他的一双手向司徒雪两腿间最神秘的少女圣地移去……司徒雪早已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当她还没睁开眼时,就感觉到身体的异状,而当她看到在她身上肆虐的正是她平日极为爱戴、视若兄长的鲁胜时,从她美目中流下了两行痛苦的眼泪,动念间已想起先前发生的一切,望着一张脸仍埋在她胸前,对她的清醒仍毫不知情的鲁胜,望着他侏儒般的身体,芳心中竟升起从未有过的厌恶的感觉。

????感觉出鲁胜的一双手在她身上寻幽探秘、极尽猥亵的抚弄,以及那张嘴也在她胸前的一对乳上啃咬吮咂,司徒雪直想运起剑气把这个令她鄙夷已极的侏儒男人碎尸万段,可她却没有这样做,只是用冷冷的、鄙夷的目光望着眼前在她身上肆虐的侏儒男人,直到鲁胜的一只手得寸进尺,想要深入她少女最神圣的禁地时,她才紧闭起一双腿,让他不能得逞。

????当鲁胜感觉出异状时,迎上的正是司徒雪望向他的那对冰冷的、鄙夷的目光,这一下,立刻让他从无边欲海中清醒了过来,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下了难以饶恕的罪行,一刹间,他的脸就变得惨白无比,他想为自己辩解,可他的嘴颤抖着说不出一句话来,他想从对方的眼神中寻找出一丝的慰籍,可感觉到的全是冰冷。

????司徒雪从鲁胜的怀抱中挣脱开来,刚想运气,却发觉体内宛如火烧,这才醒起已中了极严重的火毒,原来当初她用的方法竟是强行把碧磷阴火吸入体内后,再以她体内的无上真气强行化解,这种在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她居然做到了,也幸亏她已达到“剑心通明”的境界,否则寻常高手必定会被阴火瞬间化为灰烬,当然了,司徒雪能暂时压住体内火毒,也多亏了鲁胜的急中生智。

????鲁胜在潭中痴立良久,潭水寒气逼人,以他功力还是难以忍受,望着司徒雪在一边闭目疗伤,根本就当他不存在般,鲁胜心痛万分,心知如今司徒雪已把他看成卑鄙小人、淫邪之徒,再难挽回,暗叹一声,这才离开此地,过了一会,他又拿了一些衣物放在潭边,又呆望着司徒雪良久,这才默然离去。

????从那天以后,司徒雪就开始闭关练功,鲁胜知道她是在疗伤,更知道司徒雪从此不会再理睬他,心灰意冷之下只一味钻研起机关术,性格逐渐变得孤僻起来,而且也越发厉害了起来,以前当元季风等欺负他时,他只是一味地忍受,可如今不同,谁要是再欺负他,他就用各种稀奇古怪的机关术对付欺负他的人,往往把那些欺负他的人搞得狼狈不堪,几次下来,也就没有人再敢欺负他了,厉青娥虽发现他性格有些转变,却也并不太在意,不久,魔门重出江湖的消息就已传遍了整个武林,他也随着岳定山一同来到了飞云庄。

????后来,经过盟主唐小芊的深思熟虑,并征求了长老议事团的意见之后,这才决定先派人到西南武林了解魔门动态和西南武林形势,又经过一番讨论,人选才确定为南宫小忆。

????之所以选南宫小忆,有几点原因,其一,南宫小忆很少在江湖上露面,魔门中人几乎没有人能认识她;其二,就是南宫小忆年纪虽轻,可无论智计、武功都属一流,应变能力强;其三,南宫小忆已被唐小芊任命为武林盟护法,这一路之上正好借此有行使权利的机会,在盟中也好树立起威信。

????其四,希望南宫小忆代表武林盟把一些中立的门派争取到武林盟中。

????正因为如此,这才选了南宫小忆为代表前去,而方灵霞则是主动请缨,她可以协助南宫小忆,主要是她熟知西南武林各派,熟知地形,而且她是“无量剑派”后人,那边还有不少其父的知交好友,到时组织起来又是一份不小的力量。

????本来这个人选她的哥哥方天翔最是合适,但他却要随青阳子赴昆仑山拜武林异人“昆仑先生”学艺。

????而南宫霸天则指派桑德和赵玉凤一路照顾南宫小忆,其实南宫小忆有若兰陪同照顾足矣,但南宫霸天爱女心切,再加上桑德以前随他闯荡江湖多年,江湖经验丰富,所以才指派他跟随前往,最终这一行人马就终于敲定了下来。

????这一行人中,最高兴的自然莫过于桑德,在他想来这等于就是天赐良缘,除了那两个讨厌的青阳子和方天翔外,其余无一不是美女,而南宫小忆和方灵霞更是江湖公认的绝顶美女,日日能与这些大美女为伴,是桑德做梦都想的事情,如今美梦成真,他心中一直在算计着,等到和青阳子、方天翔两人分开后,如何进行他的猎美大计。

????虽然他早已急不可待,但也知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不过他心知自己也有优势,首先那赵玉凤已被自己收服,可以任意驱策,不怕她不就范,而方灵霞也已落入他的圈套中,那魔门宝典“阴阳魔功”之“阴极阳魔功”,方灵霞告知自己她已开始修炼了,只要自己的魔功修为在她之上,不怕她逃出自己的手掌心,所以说未来最有希望的就是能得到这个大美女,至于南宫小忆和若兰那就得要靠机缘了。

????如今众人所在之地正是江西境内,这一路上虽惩治了不少江湖败类,却担心太过招摇,坏了大计,进入江西境内后,一行人马就专拣荒山古道行进,以免暴露目标。

????正行进间,走在最前方的青阳子突然面色一变,举手阻住众人前进,并警惕地望向左前方的密林之中……(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