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乃女中人凤,智慧、武功过人,我等实在佩服,小姐说的极是,我们既成立了这个武林盟,自当团结一心,更应该摒除门户之见,不如此实不足以与魔门相抗。

????想今后我武林盟有盟主唐小姐和护法南宫小姐主持,日后定能灭掉魔门,为天下武林造福。

????”天眉道人如此说立刻就肯定了南宫小忆的地位,并且也诚心拜服,立刻把先前的满室阴翳驱除地一干二净,同时也说明二老不愧为响誉已久的正道前辈人物,为人光明正大,性情耿直,知错必改,改之必诚。

????经过这番变故也把众人之间的关系拉近了许多,重新落座后,南宫小忆再向方天翔兄妹问及到底拜在何派门下时,二老此时俱又互相推让起来。

????就在此时,只听青阳子哈哈大笑,说道:“你们两个也不用再互相推让了,虽然你们两派都很不错,但要方少侠学成能手刃仇人,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了,到时仇还没来得及报,那颜天雄就怕早被阎王收了去,我倒有一个最好的人选,并且方少侠如能得拜此老门下,不出两年大概就有能力报仇雪恨了。

????”二老一听大为惊讶,都奇怪何人能有如此本事,但当青阳子满怀崇敬,肃声说出四个字“昆仑先生”时,这才恍然大悟,俱都大点其头,脸上也都是崇敬之情。

????可厅内年轻一辈包括南宫小忆俱不明白青阳子说的这个“昆仑先生”到底是何等人物,南宫小忆相询时,青阳子也是满脸惊讶,说道:“难道神尼前辈没告诉南宫小姐江湖上一些老一辈的绝顶异人吗?”南宫小忆则苦笑道:“师傅从不对我说这些,只是催我练功。

????”“哦,大概是神尼前辈不想让小姐分心的缘故,我口中的”昆仑先生“是和神尼前辈同一时期的绝顶人物,并且……并且……算了,我不敢说,怕有损两位前辈的名声,听其名号就可猜出这位前辈就在我们昆仑山,但要说前辈是我们”昆仑派“的那就错了,这位前辈无门无派,一身”紫虚元气“更是无出其右者,百年前就已成名。

????到如今众人皆以为这位前辈已经物化,其实不然,前辈身居昆仑绝顶,在武林三大圣地之一的”紫虚洞府“修真。

????而我昆仑派只在昆仑半山腰,为敬重前辈,就把昆仑绝顶列为禁地,门下弟子绝不可以去打扰前辈清修。

????”青阳子点头道:“不过这位前辈却极爱提携后进,当初与师祖交情颇深,我们这些后辈没少受前辈的恩惠。

????我五年前还见过前辈一面,他告诉我要闭关五年,并让我在这段时间里帮他留意在江湖上找一个根骨奇佳的少年收作关门弟子,我这些年来一个事务缠身,再一个也没几个能看上眼的,怕选个庸材给前辈,有负前辈所托,所以早就在发愁,可如今见了方少侠才让我大感欣慰,我观方少侠根骨实是百年难逢之奇材,正可当前辈关门弟子,我也就不负前辈所托了。

????”方天翔闻言,脸上悲凄之色这才稍敛,立刻跪伏在地叩谢青阳子,青阳子则含笑扶起,厅内众人也都不由替方天翔感到高兴。

????就在这时,只听岳定山哇的一声大叫,冲着青阳子喝道:“好你个牛鼻子,既然你早有此心,干嘛不早说,害得我和天眉闹了个大笑话,结果到最后却被你给抢了去。

????”众人一听不禁莞尔,知道是岳定山笑闹之语,并不作真,青阳子也就站出来装模作样的赔了个不是,给足了他的面子,这才皆大欢喜。

????又各自寒暄了一阵,众人才各自散去,南宫小忆指派赵玉凤和桑德引领来宾去往住所,赵玉凤引领岳定山和天眉道人去庄内新辟的专门为各派长老居住的贵宾房,而桑德则引领方灵霞去往内院,方天翔则被南宫小忆留在了大厅,说是要再了解一下当初“无量剑派”被毁的具体情况。

????不过,此举倒令某人大感不是滋味,这个人当然就是桑德,他自是看到那方天翔俊美无匹,表现更是非凡,无论各个方面皆是上上之选,简直就是完美男人的象征,更是少女们梦寐以求的佳偶良配。

????而且桑德早在一旁冷眼观察,发现南宫小忆从表面上看平静的很,但桑德还是从她望往方天翔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些特殊的色彩在里面,虽竭力掩饰,但那种在不经意间流淌出来的情感,却没有逃出桑德的“火眼金睛”。

????心知南宫小忆对那俊美无匹的方天翔产生了好感,不由令他妒火中烧,因为在他心里,既然决定了要得到南宫小忆,就已经把她视作禁脔。

????虽然离这个目标还很远,而且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更是难如登天,但他是不会死心的。

????要说一开始,自从南宫小忆当上护法,不但把她解放了出来,同时也等于解放了桑德,确实令他欣喜不已,知道以后自己就能见识更多的美女,也就有了更多的机会和选择。

????可谁曾想,同样的南宫小忆也有了更多的机会结识更多的人,本来还不担心,可这次出现了这方天翔,无论从他具备的各项条件来看,无疑都是最能打动少女心扉的。

????南宫小忆虽然以前见识的人不多,但她眼光还是挺高的,这一点桑德从平时的观察中可以看出来。

????自然像她这样世间罕有的绝世大美女也确实有那个条件骄傲,而且一般不太容易动情,其主要原因是没有适合的人选;可一旦动情,那就会把埋藏在心底的热情全部爆发出来,誓死无归,坚贞不二,别人再想插足其中根本就没有那个可能了。

????桑德的本意是趁南宫小忆心无所属,利用所能利用的一切手段把她占有,然后再施以手段把她征服,变成自己的性奴。

????可如今就不同了,南宫小忆显然已经情动,心有所属,不可能再用以前的手段来征服她了,并且这条征服之路将变得更加艰难,更需从长计议方可施行,不然万一有一点闪失,自己就会死得很惨。

????所以桑德现在越想越是恼火,越想越不是滋味,他头一次怪起魔门来,怪魔门干嘛非得这个时候灭了那“无量剑派”,并且还没斩草除根,让方天翔那个小白脸逃出,还跑到这里来勾引我的小美人,让我的计划不能顺利实施。

????真他妈的,看来这魔门也不是万能的,不过,有一点还是值得庆幸的,那就是把身边的这位排名第六的大美女给送过来了。

????想到这里,桑德不由偷瞥了一眼侧后方的大美女方灵霞,早先在大厅时他就仔细端详过她,如今在近处看更觉得她美丽不可方物,而且方灵霞身上焕发出来的不同于其他美女的特殊气质,更让桑德感觉到新鲜刺激。

????桑德见方灵霞只默默随自己前行,淡淡哀愁浮面。

????此时两人已来到临近内院的一处僻静所在,心中一动,脚下未停,只侧身向方灵霞恭声道:“方小姐是为自己未获名师而哀愁吗?”方灵霞先是本能的点了点头,但眼神即转清明,停步望向桑德,凤目异彩一闪而过,沉声反问道:“你怎会出此妄测之语?”桑德早知她心中所想,刚才更已知答案,心想你这个丫头还能瞒得住我,但神情上则装作惊慌之态,忙躬身答道:“请小姐切莫见怪,我只是见小姐心事重重,更了解小姐奇惨遭遇,对小姐十分地同情,真恨不能把那些奸邪之辈全部杀光。

????小姐身怀血海深仇,虽令兄是承继剑派之人,但我看出小姐同样有挑重任、雪深仇的决心,同样也渴望能拜得名师,日后与令兄一起报仇雪恨。

????至于我说的是不是小姐口中的妄测之语,都请小姐不要介意,就当是我们武林同道间的一种关怀之心意吧。

????”方灵霞听后微微展颜一笑道:“刚才是我失言了,请你原谅,哦,你是……?”桑德见方灵霞果然是大家闺秀,知书达礼,同时也暗喜自己难得一回“正气凛然”的话真就把美人给骗了,知道她年纪尚轻,虽徒遭大变,但对世间险恶仍知之不深。

????见她没记住自己为谁,心中不由一阵暗骂,可再一联想到自己的身份和长相,虽然先前南宫小忆向方灵霞介绍过他,她没记住也属常情。

????心知凭自己的长相,见过一面的人千方百计的想要忘记还惟恐不及,更遑论要记得自己。

????但他并不因此感到自卑,因为他的“理想”将是非常的“远大”,不论她是何等身份的大美女,也不论她是否看得起自己,他都要一个个的去占有她们,并把她们逐一征服,变成自己可任意驱使、糟践的性奴。

????这些念头在心中只是一闪而过,口中仍恭声答道:“小的是这里的管家,姓桑名德,随时听候小姐的差遣。

????”口中答着话,心中却暗想,美人你可要记住这个名字,因为这个名字的主人就是将来会带给你最大快乐的人,同时更是你的主人,到时随时听候差遣的应该是你了。

????方灵霞点点头,说道:“桑管家眼光独具,看人更是清晰透彻,灵霞佩服,既然大家乃同道中人,桑管家你为人又亲善直接,我也就不用隐瞒了,不错,我确实有拜名师手刃仇人之心。

????不过像你说的我哥哥才是剑派未来承继人,而且他已经有了可以报仇雪恨的条件了,只可惜就是没人能理解我的心理,我更恨自己生为女儿身,若是托得男儿身,我就可以和哥哥一样了,手刃仇人,报仇雪恨!”至此桑德算是有些了解方灵霞的性格了,她表面看去娇柔,而实际上则是外柔内刚,其一颗好强的心绝不输于任何一个须眉男子,甚至犹有过之。

????不过要对付这种女人,特别是桑德想把她征服,因为她性格的因素,所以相比之下难度也是很大,不过有一点是她最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她一身的血海深仇,若是可以把她强烈想要复仇而有些不顾一切的心理加以利用的话,那就有很大的空间和机会了,不过,这同样需要周密的部署,更需要良好的时机,而这一切都要自己去争取才行。

????“好,小姐真是巾帼不让须眉,一颗赤诚炙热的心不让花木兰专美于前,她花木兰是代父从军,令人钦佩;而小姐为报父仇不惜一切,同样令人叹服,我桑德活了这几十年,还是头一次见到象小姐这样刚强的奇女子。

????”桑德心想既然你那么想报仇,我就用大话先把你扣住,让你以后想反悔也不成。

????方灵霞大概从小到大从未被人如此赞许过,先是双目光芒大盛,但转瞬间黯淡下来,换作哀伤无奈的神色,并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唉,桑管家谬赞了,我哪是什么奇女子啊,只是父仇不共戴天,更何况还有派中上下两百多同门的冤仇,此等血海深仇,不报岂不枉为人女,再一个让哥哥一人担起复仇重任,势孤力单,我岂能坐视让他只身犯险。

????只是我现在武功低微,没有名师指点,哪里还能助哥哥报仇雪恨,只怕到时反成累赘,我……唉……”桑德见她逐渐走进自己步下的圈套,心中暗喜,说道:“我明白小姐心中所想,也理解小姐如今的心情,不过,若想学得更高深的武功不是没有,只是怕小姐不愿意学。

????”方灵霞闻言眼前一亮,惊喜地望着桑德说道:“桑管家你可以帮我求得名师吗?”桑德笑道:“那到不是,不过……”“哦,到底是什么啊,桑管家请快说。

????”方灵霞有些急不可待了,毕竟桑德说出了她最向往的事情。

????桑德暗自得意,心想你这个丫头这次可逃不出我的掌心了,可别怨我,只怪你报仇心切,我既然帮你,但也要你付出代价。

????仍恭声道:“我巧得一本武功秘籍,所载武学厉害无比,实是武林人士梦寐以求的瑰宝,可是它……”说到这里,语气又是一顿,有意吊方灵霞的胃口,让她尽快入套。

????“哎呀,桑管家,你就快说嘛,到底怎么样啊?”情急之下,方灵霞竟用手拽着桑德的衣袖,虽像是少女较亲密的撒娇动作,但此时她自己却未察觉到。

????桑德心中更自得意,口中接道:“只是这秘籍上记载的武功并非正宗武学,武功虽博大精深、厉害无比,但却稍嫌诡异,流于邪道。

????”“啊……这……?”一听如此,方灵霞也感为难,毕竟她乃正道中人,若练邪派武功,传扬出去怕有损“无量剑派”的名声。

????桑德把方灵霞的神情看在眼里却并不在意,继续道:“不过,天下武学何止千种,但万变难离其宗,又或者说当武功达到了极境,就会万流归宗,到时也就很难再说武功有正邪之分了。

????无论哪种武功,最终只取决于使用武功的人的品行,用之于正道则正,反之就是堕于邪道。

????所以说衡量一种武功的正邪之说,到不如去衡量使用这种武功的人,他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若是用于正义事业,就是他的武功并非正宗,你又能说他是邪派中人?”这么一说立刻就把方灵霞心中的那点顾忌给消除掉了,直觉得桑德说的十分有道理,皆是自己闻所未闻的新鲜理论,但见解却深,更富含至理箴言,不由得对桑德产生了敬佩之心,双眸毫不掩饰心中的敬佩之情,微微一顿,然后说道:“灵霞受教了,说得太好了,若不嫌灵霞愚钝,我就以叔叔称你,可以吗?”方灵霞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桑德提供了可以满足她最大愿望的契机;另一方面是她对桑德的“理论”确实感到钦佩,直觉得他很可能是混迹红尘的绝顶高人,而非单单是下人那么简单;还有就是桑德肯以“绝顶武学”相传,无论他是不是绝顶高人,就这份心胸和气度都令她更加得钦佩,在她心里一直以为桑德是基于对她遭遇的“同情心”才如此做的,哪能不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