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抖动起来,并且逐渐变得淡薄,而先前那不停传输过来的信息也在此时断断续续起来。

????接着,脑筋又是一震,立刻所有的影像和信息皆完全消失不见,而大脑又回复到先前的状态。

????当他睁开眼时,立刻感觉到一切都似发生了变化,原本漆黑的夜晚此时自己却感觉明亮了许多,视线能望到更远的地方,同时感应力也提高很多,十丈内一切的风吹草动、虫语蝉鸣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知道这一切都是刚才自身发生的奇妙变化所致,但他同时想到,自己先前不是被那少女逼到绝境,已临必死之险地了吗,怎么此时反而有如此变化呢。

????当他收回心神望向自己身前时,才发现那蒙面少女仍一手抵在自己胸前,而且玉掌也正恰好印在胸前那块魔力玉佩上,桑德心中一动,再联想到先前自己所见到的幻想,其中舞动的裸女正是这玉佩上雕刻的裸女,而且当时感觉出少女攻来的力量就是被什么东西给吸收去了,难道就是少女在击中玉佩时,恰好被玉佩把她的力量给吸收去了?也正因为如此才让玉佩发生了某种难以言喻的变化?带着疑问向身前少女望去时,才发现此时从少女面上唯一显露出来的美丽双眼。

????此时却饱含着痛苦、震惊、恐惧等诸多神态。

????接着,就见眼神转瞬间黯淡了下去,身形一软向后倒去。

????桑德忙伸手把她揽住,只觉得怀中少女娇躯弹性十足,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肌肤十分的腻滑,心中立刻升腾起一股欲火,见少女已经昏迷,这才大胆把少女的蒙面掀去,入目竟是一张美丽绝伦的粉脸,而且这张脸孔也曾见过,还是不久前发生的事,原来这个美丽的少女正是那“天魔花”独孤妙妙。

????桑德怎么也没想到现在在自己怀中的竟然是魔门中美丽少女,她独孤妙妙当时不是已经“含恨”而去了吗,怎么现在又潜进飞云庄了呢,她所为何来,又有什么目的呢?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还是把她弄到安全的地方再说,对,还是先回自己房中再说,于是再不迟疑,立刻把怀中娇娆抱起,向自己房间掠去。

????这一施展轻功,立刻就觉得连功力也提高了不少。

????此时带一个人施展轻功也不觉得吃力,而且速度比以前还要快速。

????到得房中,把怀中美人放在床上,他立在一旁盯着床上娇躯横陈的美丽少女,心中一股欲火竟渐渐升腾了起来。

????本来他就被唐小芊和南宫小忆这两大美女迷得神魂颠倒,不过当时却不敢有丝毫的冒犯,心中早就憋着一股火,而此时有这个少女在侧,而且就躺在他的床上,昏迷的她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般,那里有丝毫先前那般差点就致自己死命的煞气。

????虽然独孤妙妙美色稍逊于唐小芊和南宫小忆,但却也是个世间少有的绝色美女,这在以前自己碰都不敢碰的美女此时却可任自己玩弄,他哪能不感到兴奋。

????双手立刻在独孤妙妙曼妙的身体上游移,一边急色的俯身在独孤妙妙的粉脸上亲吻,这么一来更感到心中的那股欲火烧得更加的旺盛,不顾一切地开始解脱起独孤妙妙的衣裳。

????因为是穿紧身夜行衣,里面的衣服就不会穿多少,所以把夜行衣剥下来之后,里面就只剩一只肚兜和一条贴身内裤。

????此时娇躯已经半裸,暴露出来的肌肤晶莹剔透、白皙粉嫩,在肚兜下高高耸立的乳峰随着呼吸有节奏的起伏,可以从顶着衣料的轮廓上看出其伟大程度。

????下面那条贴身内裤裤身只到膝盖,两条美丽纤细的小腿暴露了出来,桑德从没见过女人的小腿居然也能如此的美丽,比起以前玩过的女人都强上很多,就是赵玉凤也相差许多,这才知道自己猎到了一个真正的绝顶尤物。

????深吸一口起,用颤抖的双手把独孤妙妙的肚兜掀掉,立刻独孤妙妙美丽绝伦的上半身完全呈现在了桑德的眼前,特别是胸前那对微微颤抖的双乳,那完美的轮廓,柔和的线条,以及峰顶那两颗鲜嫩挺立的樱桃,都令桑德感到目眩,这是桑德见过的最美丽的一对奶子,和他以前玩过的女人相比真有天地之分,赵玉凤的奶子也很漂亮,却也少了少女双乳的灵韵。

????口中发乾,双手又伸到身上最后的遮蔽物内裤上,再作深呼吸,颤抖着把内裤从独孤妙妙的身上扒了下来,立刻一具完美的少女赤裸胴体完整的暴露了出来,洁白光滑的胴体上不带任何的瑕疵,如同粉雕玉凿一般。

????月光悄悄透过落地窗,将光华洒遍独孤妙妙的全身,令她的身体发出柔和悦目的光芒,像是一位沉睡中的女神。

????此时桑德冒火的双目在独孤妙妙美丽绝伦的赤裸胴体上扫了数遍,最后视线终于停留在腹下那少女最神秘的所在,独孤妙妙的阴阜显得光滑而饱满,乌黑的阴毛更是衬托出小腹和大腿肌肤的洁白。

????她的阴毛长得并不十分的浓密,范围也不十分宽广,仅仅在耻骨上三四寸的地方开始,向下沿着两侧腹股沟的内侧呈三角型的分布,细黑柔软的阴毛不能完全遮掩住阴阜的饱满和洁白,令她的小腹呈现出一种极为诱惑人的夺目来。

????桑德看得完全得呆住了,凭他的眼力早已肯定眼前的少女还是个纯洁的处女。

????虽然“天魔花”在江湖上的名声并不很好,因为全身散发出一种正常人无法抗拒的媚态,而令正派人士把她喻为淫娃荡妇,可谁知这无人知晓的秘密今天终于让他桑德发现了。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同时也为了对自己眼力作出肯定,。

????他抓住独孤妙妙的玉足用力地往两侧拉开,随着独孤妙妙两条玉腿的慢慢张开,两腿间少女最隐私的秘密花园慢慢显露了出来。

????桑德的呼吸不由得沉重起来,目光顺着光洁的大腿内侧往上望去,隆起的阴阜向下延续,在两侧大腿的根部形成了一条狭长的三角区,两侧是隆起的丰满的阴唇,像两扇玉门紧紧关闭,只留下一条小小的粉红色的缝隙,缝隙的中间还隐隐可见一个小小的圆孔;缝隙的上缘是微微探出头来的粉红色阴蒂,大部份的阴唇原本的粉红色都暴露无遗,显得鲜嫩无比。

????阴唇的下缘会合后变成一条细细的系带,一直连续到菊花轮一样同样紧闭的肛门口,这里皮肤的颜色恢复了晶莹的白色,两侧是圆浑丰腴的臀肉,洁白柔软如凝乳一般。

????看到这里桑德直觉得渐渐得透不气来,脑部充血,眼前一阵发黑,只有闭起双眼放松一阵身体才好过些,再度睁开眼时,他的手已伸到独孤妙妙的阴穴之上,两片阴唇柔滑细腻的感觉自手下传来,伸出两指把穴肉向两边拨开,立刻少女瑰丽的肉洞展露了出来,肉穴的开口处还能看到穴肉四壁复杂的构造,而在离穴口处约半寸的地方一片半月形的薄膜挡住了视线,让桑德无法窥探少女最淫靡的肉穴深处。

????真的是个处女,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令桑德更加的感到兴奋。

????不知是否意识到自己最隐秘的所在正被淫邪的目光窥视,昏迷中的独孤妙妙发出了一声轻叹,美丽的娇躯更是轻轻地扭动了一下,声音虽小,可却把桑德吓了一跳,担心若是独孤妙妙此时苏醒,见自己把她弄成这个样子,那还得了,连忙出手制住了独孤妙妙四肢的穴道,让她此时就是醒来也无法动弹分毫。

????知道独孤妙妙很快就要苏醒过来,桑德大局已定,反而不着急起来,侧躺在独孤妙妙的身边,一边用手不停地在她雪白粉嫩的裸体上来回不停抚摩,一边等待着她的苏醒。

????终于在独孤妙妙迷人的娇吟声中,美丽的睫毛微微颤抖了几下后,缓缓睁开了双眼,不想入目见到的竟是那嘴角流着恶心的口诞、龇着满口的黄牙、发出刺鼻的口臭、满脸猥琐正发出淫笑的一张中年男人的丑脸,独孤妙妙见了先是一怔,再一细瞧,才认出这个满脸淫笑的丑陋中年男人竟是先前差点丧命在自己掌下的那个人,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心中不由一动。

????“小美人,你醒啦,嘿嘿,刚才你可差点要了我的命了,现在多好啊,舒舒服服的,你享受了,我也快乐了,何必一见面就打打杀杀的呢,我们……”刚说到这里,桑德下面的话语就被独孤妙妙的一声尖叫打断了,原来独孤妙妙刚刚苏醒之际,对身上发生的一切还没感觉到,而当桑德说话的工夫,才感觉到这个男人的手正在自己身上淫邪的到处抚摩着,更令她害怕的是自己全身竟然一丝不挂,浑身赤裸的躺在床上,而且四肢更被制住了穴道,一动也不能动弹了,这一惊非同小可,立刻就尖叫出声。

????桑德也是吓了一跳,可不能让她如此的大声尖叫,连忙用手把她的嘴掩上,同时口中威胁道:“你可不要再喊了啊,再喊我可就不能保证你的生命安全了,知道了吗。

????”独孤妙妙此时早已是惊恐万分,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有这么一天,竟落到了这么一个面目可憎、丑陋下流的男人手中。

????虽然她身属魔门中人,对一般的世俗礼节、女子贞节观念并不很强,这也是江湖上误会她是淫娃荡妇,她也毫不在乎的原因。

????但再怎么说,只要是少女,那她心目中还是有自己衡量的标准的,何况她还是一个世间罕有、骄气高傲的美女呢,同时自小就身处魔门的她,自是对除了魔门以外的人有强烈的排异心理,何况她知道桑德正是魔门的死对头,武林正道中颇具影响的飞云庄中人。

????不过即便如此,再退一步来讲,由来都是魔女多情,若眼前是一位年轻俊朗、温柔多情、满身豪气的英俊侠少的话,那她也可能会芳心默许,来个将计就计,失身于他之后,再耍些手段把他拉入魔门阵营之中,那到时也就可以双宿双飞,甜蜜无限了。

????可是如今,她面前却是如此一个满脸淫邪、丑陋猥琐的中年男人,而且先前就已试出对方的武功实在是差劲的很,绝不是一个正道中的武林大豪,而且看其打扮更是低人一等的人物,真可悲自己居然会落入这么一个无耻下流的小人物之手,想到自己苦守多年的贞节就要被这个丑陋下流的男人夺去,心中的那份悲哀就更加的浓重,一双美目之中早已是泪如泉涌。

????桑德最喜欢看女人满脸痛苦而又无可奈何的表情,何况眼前的美人还是如此的美丽动人,一手握住独孤妙妙白鸽般的一只奶子,感觉到掌下美人的奶子立刻颤抖起来,同时从手掌中传来的那种饱满温润、粉嫩腻滑、软中带硬的醉人感受更令他感到血气上涌难以自持,一时兴奋之下狠狠攥住手中的奶子大力揉动了起来,轻狂的动作立刻换来的是美人那娇人的痛呼,而这种声音传到桑德耳中却更加刺激了他的兽性,手中的动作更加疯狂起来,独孤妙妙立刻大声呻吟连连,落到这个粗鲁的男人手中令她的身心遭受到更大的创伤。

????桑德瞪着发狂的双眼疯狂揉动了好一会,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当手掌从独孤妙妙柔嫩的奶子上离开时,才发现此时她的奶子早已通红肿胀,顶端的乳头也因为剧烈的摩擦而更加的胀大,原本鲜嫩的粉色也变成为此时的深紫色,独孤妙妙此时才从奶子的被蹂躏中缓过一口气,正在那里剧烈的娇喘不已。

????看到眼前美人娇柔的模样,桑德大呼过瘾,暗觉也总算报了先前一箭之仇,暂时放过她的一双奶子,伸手在她身上其它地方不停游走,迎着她射向自己的羞愤目光,嘿嘿淫笑道:“怎么样,感觉不错吧,比起先前你要杀我的气焰来,我现在这样对你算是很轻了,真想不到你还是个处女,我桑德可真是艳福不浅那,哈哈。

????”一边发出兴奋的淫笑,一边那只在她身上亵玩的手逐渐划过小腹,向那处神秘所在移去。

????这一下立刻把独孤妙妙吓得花容失色,再也不能保持沉默,立刻哀求道:“别,别,别摸那里,求求你了,不要,啊,别再往下了,求你了,不要,啊……呜呜……”原来是桑德的手已经深入到了她腿根间少女最圣洁的所在,令她羞急之下痛哭起来。

????桑德一边用手在独孤妙妙娇嫩腻滑的阴穴上不住亵玩,一边得意得欣赏着美人痛哭的模样,一会儿手又移往阴穴上方,用手指熟练的剥开包皮,把那含羞答答的阴核彻底剥了出来。

????然后,用两指捏住阴核稍微一用力,立刻让怀中美人惊呼出声,痛呼不已,一张粉脸羞的更见涨红,一双美目更满含着柔弱、哀求的目光望着自己。

????桑德只作未见,两指仍捏着阴核不停的揉搓,不过此时只是刺激性的轻微动作,不多时就见手指中的肉核已开始充血挺立起来,比先前大了足足两三倍,颜色更是鲜红欲滴,下面的阴穴也逐渐被淫液沾湿,粉嫩的穴肉呈现出淫靡的水色。

????桑德淫笑着用手指在阴穴中掏了一把,把水淋淋沾满淫液的手指伸到独孤妙妙眼前,嘿嘿地道:“上面的嘴里说不要,可下面这张嘴却想要了,看,这就是证据,你也闻一下自己的骚水是什么味道。

????”说着便把沾着淫液的手指伸到独孤妙妙的鼻前。

????唔,独孤妙妙立刻把头扭了过去,心中羞愤欲死。

????虽然她表面放荡,却守身如玉,更从来没有人敢在她面前说如此淫邪的话语,要是平时她早就置对方于死地了,可此时全身却动弹不得,有心无力,当桑德把那沾着淫液的手指真的伸到她鼻下要她闻自己淫液时,只觉脑袋嗡的一声差点没晕过去。

????此时心中的羞愤更上升到了极点。

????当这股极端的情绪达到顶点时,自小出身魔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