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这样折磨我,你要我的身体我给你,但你不能这么糟践我、折磨我。

????”桑德眯着一双小眼定定地望着赵玉凤,嘴角更是勾起一抹残忍的冷笑,直到对方受不住自己的眼神再次垂下那“高傲”的粉首时,才阴恻恻地笑道:“嘿嘿,不愧是这飞云庄的半个女主人,果然够聪明,是,不错,我就是要把你驯成我的性奴,让你在我的肉棒下屈服,让你变成一个整天都在渴望着我的肉棒,只知道要我为你插穴的淫荡小母狗,哈哈哈。

????”“你……你真卑鄙、下流……你……呜呜……”赵玉凤逐渐感受到自己的心理防线在崩溃。

????虽然痛恨于对方那极端下流、可耻的目的,但却知道自己无力反抗,自己在这个阴险、狡诈的丑陋男人面前一点办法也没有,处处受到节制,步步遭到打击,悲哀的同时却猛的发觉自己已经在心理上变成一个对方可任意玩弄的小母狗了,自己先前一度的反抗也落入对方的圈套,被对方利用且反击回来让自己陷入更可怕的深渊。

????看着眼前的女人那极度悲伤却无力挣扎的哭泣,知道自己已成功攻破了女人的心理防线,女人已经在心理上屈服在自己的淫威之下,只要自己再把她的身体彻底的征服,那她就将变成自己可任意驱使、践踏的小母狗了,而这个女人驯服的同时,离自己更“美好”大计的实现又近了一步,嘿嘿嘿。

????“娘娘个皮的,你这个骚贱的小母狗,还哭个什么劲啊,还不快把衣服脱干净了,磨磨蹭蹭的,看我一会怎么整你,哼!”桑德此时的疾声厉喝正是要真正驯服赵玉凤的开始。

????赵玉凤抬起带雨粉脸胆怯地望了桑德一眼,见对方板着一张丑陋,满是阴冷狠厉之色,心中不由一颤,哀苦中夹杂着恐惧,畏缩着继续脱起身上的衣服。

????身上本来就没剩多少衣服了,很快身上脱得就只剩下一件淡紫色肚兜,丰满雪白的身体大部分暴露了出来,纤细白嫩的手臂、修长美丽的大腿、粉颈下暴露出来的一抹雪白的胸肌、白嫩丰挺的屁股尽皆呈现在眼前丑陋的男人眼前,赵玉凤不由双臂紧抱胸前,再没有勇气脱掉身上最后的遮蔽物。

????“他妈的,快脱!”桑德一声暴喝。

????赵玉凤立刻吓的身体一抖,凄苦得闭上双眼,手身到背后肚兜的系带就要解开。

????“慢着。

????”就在此时,桑德突然叫住了赵玉凤。

????赵玉凤停了下来,满脸不解的望向桑德,她可不相信这个丑陋的男人能就此放过她。

????桑德阴着脸怒声道:“他妈的,不要在我面前摆着一张象死了男人的脸,娘娘个皮的,现在你的主人我要享用你的贱体,你要做出一副开心的表情,把你那身骚劲也给我提上来,还有,我要是再看到你掉一滴眼泪,我就把这副样子的你赶出这间密室,让你就以这样的姿态见众人,哼。

????”“啊,不要,不要这么对我,求求你了。

????”赵玉凤一听桑德威胁的话语,知道他是能做得出来的,自己到时不但丑态尽出,同时也不敢说出真相,那可真是生不如死了。

????“不想那样的话,就要照我说的去做,娘娘个皮的,要是再闹得老子心烦,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赵玉凤此时心理早已是悲苦万分,直想找个地方哭他个天昏地暗,而此时桑德却叫她作出开心的表情出来,一时之间却哪里能够做的出来。

????此时见到桑德那张丑脸越来越阴沉,一副马上就要发作的样子,心里畏惧,不由得把心一横,手伸到背后把肚兜系带解了开来,随着肚兜的滑落。

????此时她的身体以一丝不挂的裸姿呈现在桑德面前。

????“他妈的,这是什么意思,苦着一张脸,却把这母狗身体暴露了出来,我刚才是怎么对你说的,娘娘个皮的,是不是要我把你扔到屋外去。

????”桑德一边色眯眯得打量着动人的成熟女体,一边继续进行调教。

????“啊,不,不,千万不要,我心里开心的很,高兴的很啊,呵……呵……”赵玉凤受到桑德的威胁,立刻为自己辩解,而且还强作欢颜,希望能过得此关。

????“他妈的,你这叫笑啊,比哭还难看,你这个小母狗,哼,那我还是把你扔到屋外去,等你学会了母狗该如何取悦它的主人之后再进来。

????”说着站了起来,作势就要过去。

????赵玉凤闻言,早已吓的粉脸发白。

????此时再也没有一丝的矜持和骄傲,连忙跪在地上,不住地磕首哀求。

????桑德见目的已达,奸笑一声道:“不要我把你扔出去也行,那这样吧,你这只小母狗只要在这屋里走两圈,我就先原谅你这次的过失。

????”赵玉凤见事情如此的轻易不由感到迷惑,但也不敢违抗,只希望事情早些结束。

????虽然自己全身赤裸,十分羞愧,但只要自己忍忍,照他的话做,在这屋里走两圈就可以免去被赶出屋外。

????想到这里,强忍羞愧之念,从地上站起来,也不敢用手在身上捂着盖着,强逼着自己的身体完全裸露在对方视线之下,受到对方淫亵目光的视奸。

????正要迈步而行时,却传来了桑德一声怒喝,只听他道:“哼,他妈的,母狗是这样走路的吗,你见过哪只母狗是站着走路的。

????”啊,赵玉凤万万没有想到,原来事情并不是自己想像的那般简单,而是对方的一种更加变态的手段,竟然要自己真的像一只狗般爬着走路,自己怎么可以真的……噢,想到那种情景自己就觉得羞愧万分,想都不敢去想自己那时的样子。

????“怎么,你这只母狗还犹豫什么,还不快点走,是不是还想让我把你扔出去啊,大概你很喜欢以这种姿态去迎接庄内众多仆人的目光吧,嘿嘿。

????”桑德见赵玉凤不肯就范,继续施加压力。

????呜……自己怎么会这样的凄惨啊,赵玉凤直想哭出来,但一想到先前桑德的威胁之语,又强忍着没敢掉泪,但心中的那份悲哀更是无比深重了。

????但转念一想,无论怎么样,在一个人面前卑贱,也总比在众多人面前狼狈的好,何况自己在庄中上下众人心目中声誉还是很好的,自己就是死也不能在众人面前出丑,何况还有庄主他……想到这里,觉得自己实在无力与这个已牢牢控制住自己的丑陋男人抗衡,不遵照他的吩咐,只会换来更多的难堪和折磨自己的变态手段。

????而只要自己在他面前表现好点,那怕就是犯贱,别人也是无法知道的,那自己以后在庄内其他人面前还是那个声名甚佳的飞云庄的半个女主人……此时,一种自暴自弃的念头从她心底不断涌出。

????赵玉凤收起了满脸戚容,向桑德投去骚媚的眼神。

????然后,弯下身来真的像一只狗般趴在地上,赤裸的雪白肉体此时弯曲形成诱人的弧线,因为上身前趴和地面平行,令一双巨乳自然垂吊下来,又因为身体的动作而在不停地晃动,荡人心魄。

????唔,不错,桑德心中暗暗得意,一切都按照自己的步骤顺利地进行,望着眼前动人的成熟女体在自己面前象母狗般形成卑贱的姿势,想到这个女人以前是那般的高傲,对自己更是不屑一顾,而此时却以一只母狗的姿态在自己面前任由自己玩弄。

????“很好,你这只小母狗很有潜力,我会喜欢你的,现在就走吧,不过要记住,母狗走路时,脸上要带着奉承的表情始终望着它的主人,还有你的屁股要再挺得高点,以便让主人可以随时看到你后面的两个肉洞,走时更别忘了屁股也要扭起来,那样主人才能更加的喜欢你,听明白了吗?”桑德向赵玉凤灌输作为一只母狗的基本要求,同时更加满足他内心调教的欲望。

????心里虽是产生自暴自弃的想法,也有了一定的心理思想准备,但当听到桑德说的这些淫邪的话语时,赵玉凤仍是感到心里难以承受,想不到这个丑陋男人居然会如此的变态,想想自己即将要展现出来的羞人情景时,只觉得眼前一阵发暗,四肢发软,差点就支撑不住倒在地上,这才真正领略到对方的变态手段远远超过了自己所能想像到的羞人景象,落到这个变态男人手里,长期接受他那极端变态手段的调教,自己以后能不能回复本性只怕也难以预料了,自己的命为什么这么悲惨啊……想归想,但还是必须按照这个男人说的去做,反正自己以后再也没有出头之日了,唯一的情人也用最卑劣的手段出卖了自己,自己以后还能指望什么呢,自己的这副身体也早已被玷污,此身更是已非己所有,倒不如抛开一切烦恼,只享受情欲的乐趣,过得一日算一日,还管他那许多作甚。

????一个人的堕落是一瞬间的想法形成的,现在赵玉凤更是加上身不由己而自暴自弃。

????心里想通了,也就抛开了无谓的羞耻心,一边转首过去向桑德发出献媚的荡笑,一边撅起雪白的屁股,并且把双腿分开来跪着,把阴穴和肛门都完全暴露了出来,就这样一边扭着屁股一边望着桑德,口中更不由自主的发出淫荡的娇吟声向前爬行……桑德也被眼前这副美景惊得有些发呆,他想不到赵玉凤这么快就真的转变成了这么一个淫荡的小母狗了。

????虽然是自己强逼着她这么做的,但事情能如此的顺利、快捷的发展到这一步,到也令他微感意外,不过,反正这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自己现在可以更加肆意的玩弄这个美丽的熟女了。

????赵玉凤以这种极其淫荡的姿态爬完了两圈以后,来到了桑德的身下,水汪汪的媚眼直盯着他似在等候下一个指令。

????桑德满意的伸出手在赵玉凤的头上轻抚着,口中说道:“不错,实在是不错,想不到你作为母狗的潜质如此之好,倒省了我许多时间,现在,把屁股伸上来,我要看看你的肉洞,我想大概是很湿了吧,嘿嘿。

????”要在平时,赵玉凤肯定是受不了他如此的淫语,而此时的赵玉凤,听了脸上除了微泛红潮,口中发出淫荡的轻吟之外,竟没有丝毫的抗拒,乖乖的转过身来,把赤裸的屁股高高撅起,把女人最隐私之处完全奉献了出来。

????桑德望着近在眼前的雪白屁股,望着已完全凸显出来的阴户和肛肉。

????此时的阴户早已泛滥成灾,两片阴唇也已微微开裂,露出幽深的肉洞,从肉洞开口处向内望去,还能清楚的望见里面红润润的复杂组织,湿红的黏膜像是受不了目光的盯视而不断蠕动……眼前这副淫靡的美景令桑德下身的肉棒更加的硬挺。

????光是以母狗形态走了两圈就能达到如此的效果,桑德不由对赵玉凤的性奴潜质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一边伸手在赵玉凤火热湿润的阴户上抚摸,一边口中更是不由称赞起来,说道:“你的阴户真好,好敏感,好诱人啊,你不当母狗才是你最大的损失,现在我把你的潜质开发了出来,你现在也很高兴吧,嘿嘿。

????”赵玉凤的阴户在桑德的挑逗下流出更多的淫液。

????此时听桑德之语也不答话,只把屁股摇了摇,口中不断发出淫荡的娇吟,显示出内心的渴望。

????桑德见了更是喜笑颜开,用双手抓住赵玉凤两片屁肉用力扒开,让湿淋淋的肉洞张得更开。

????然后,头一低,一张臭嘴整个吻了上去。

????“哦”,赵玉凤发出一声长吟,屁股更是用力向后挺,以迎接桑德的吮吸,整个身体在桑德大力的吸吮下也开始颤抖了起来。

????桑德自口中不断发出“啾啾”吸吮声,舌头早已深入到肉洞中不停搅动,来自肉洞里的热度和湿度,以及肉壁上黏膜润滑的美感,都让桑德的舌头流连忘返。

????就这样用持续的动作疯狂的吮吻着肉洞,赵玉凤的淫叫声也逐渐高昂了起来,直到在她一声极其响亮的尖叫声中,才浑身颤抖着整个身子软趴在地上。

????抓着赵玉凤的屁股又把这最后汹涌的淫液完全吸吮下去,桑德这才从她的屁股上抬起头来。

????此时的他大半个脸都被淫液打湿,嘴中呼呼喘着粗气,满脸涨红,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

????望着高潮后软倒在地犹在微微抽搐着的赵玉凤,桑德发出得意的淫笑,因为不但彻底收服了这个女人,而且此女竟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绝顶尤物,想来今后自己的快乐将会更甚,不但有利于计划的继续进行,自己还可以有更加美妙的享受。

????“啪”得一声,桑德在赵玉凤光裸的屁股上用力拍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声响,口中淫笑着说道:“好了,别再偷懒了,你享受了,我还没有呢,快起来,坐到你最爱吃的肉棒上来吧。

????”赵玉凤有些慵懒地从地上爬起,看到桑德坐在椅上,下身的肉棒高高耸立,正蓄势待发,等待着自己。

????此时的她,高潮的余韵仍未消散,身体仍处在亢奋中,充满情欲的一双美目紧盯在桑德挺立的肉棒上,移步上前,跨在桑德的下身上,一手扶着桑德的肩,一手伸到下面抓住火热肉棒引领着抵在了自己的阴户上。

????“哦”,肉棒的火热和粗大都令自己的阴户感受到危险的存在,这时才想到上次被桑德迷奸后自己阴户的惨状。

????此时虽是情欲迸发,但也产生出了一丝的犹豫。

????桑德挪动屁股,让肉棒在润滑的唇肉上来回磨蹭,一边催道:“还不快点插进去,还在磨蹭什么。

????”赵玉凤此时苦着脸道:“你的肉棒太大了,上次就弄得我几天下不了床,所以我……我还要适应一下。

????”桑德最喜欢女人夸他肉棒粗大威猛,立刻淫笑道:“嘿嘿,知道我肉棒的厉害了吧,不过,上次是我没控制好,再加上你当时……嘿嘿,这次会没事的,你只管小心插进去。

????”赵玉凤深吸一口气,屁股微微下沉,强忍着不适与痛楚,缓缓把肉棒吞进了阴户中,当吞入了整条肉棒的三分之二